中文版 | 英文版
用户名: 密码:
会议查询
关 键 词:
会展科室:
会展地点:
开始时间:
结束时间:
 
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将划定规范红线
时间:2014-04-22 11:02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生意社4月22日讯 4月20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下称国家卫计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在深圳透露,国家卫计委正会同国资委,研究选择公立医院和国有企事业成为医院改制的试点单位,在总结地方试点的基础上,今年会拿出一个原则性的指导意见。
 
  2013年9月底,国务院出台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就曾明确将有两个配套文件,分别涉及公立医院资源丰富地区的公立医院改制问题,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医院如何改制的问题。梁万年此番表态,两份文件进一步激发了社会资本的参与热情。
 
  不过,社会资本以何种形式进入医疗行业,如何建设可持续发展的医疗格局,尚没有现成的答案。
 
  梁万年是在21世纪经济报道参与的深圳“2014医疗投融资论坛”上作如上表述,“混合所有制能走多远”是论坛焦点议题。梁认为:“鼓励社会资本办医不等于放任,政府希望在全国划定一条红线,使公立医院改制规范有序进行。”
 
  争议混合所有制
 
  自上一轮医改在产权改革方面的尝试“折戟”之后,国家卫计委对医院“公私合营”一直非常谨慎。此次能够公开讨论混合所有制,显示出医改的探索继续在演进,论坛上,各界代表也从所属领域出发进行了意见陈述。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党中央和国家领导人关于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相关表态,也在医疗领域引发热烈的反响。但是对于医疗领域的混合所有制,政、产、学界尚未达成共识。
 
  支持者认为,社会资本是医改的外部推动力,混合所有制有助于改善公立医院机制不活、效率低下等问题,是达到多元化办医格局的现实途径。
 
  例如,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高解春教授一直主张,公立医院的技术和民营企业的资本可以互补,如果加上外资的管理品牌,将是公立医院改制的最佳组合。早年上海市也确曾研究制订过有关方案。
 
  反对的意见则认为,混合所有制可能引起国有资产流失,公共资源投入营利性医院存在法律和道德上的疑问,而如果双方合作举办非营利性医院,那么面对不能分红的限制,社会资本有可能通过一些灰色操作自肥,损害医院乃至患者的利益。
“根据我在多次开会时被提问的情况,社会资本做非营利医院都是为了税收优惠”,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钟东波说,由于现行政策的限制,民营非营利医院“都做得不太好”。
 
  18日晚间,钟东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基本上只适用于经济改革,并不适合社会改革,要谨慎对待医疗卫生领域的混合所有制。
 
  “要实现多元办医的格局,搞混合所有制并非唯一的途径,也可以考虑通过合理的政策扶持,让民营医院发展壮大。”钟东波认为。
 
  规范改革实践
 
  虽然理论上尚存争议,但是包括混合所有制在内的公立医院改革早已遍地开花。但先行者也遇到了各种问题。比如非营利性医院如何估值?
 
  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合伙人董梅介绍,在她服务过的客户中,投资方和医院对资产的评估往往不匹配,医院的无形资产价值比如品牌、政府的学术支持等,缺乏标准难以衡量。
 
  北京安贞医院副院长陈方反映,该院引入社会资本合作,政府也答应划拨一块土地,然而作为母体的安贞医院拿不出两亿元的土地出让金,为合作而成立的项目公司本身作为营利性机构又不能直接接受划拨土地,“说了两年了,这块地怎么也拿不到手”。
 
  “公立医院改制,建立公开透明的规则很重要”,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认为,公立医院利用自身所处的垄断优势地位,进一步进行的扩张,社会资本只能给公立大医院“打工”。
 
  国家卫计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表示,公立医院改制可以有产权改革、管理体制变革、经营运行机制变革等多种形式,关键是要合理定位,要发挥区域卫生规划和医疗机构设置规划的刚性作用。
 
  梁强调,改制要保证政府基本责任的到位,保证国有资产不流失,职工权益得到有效保护和社会稳定。
关于联合国际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隐私保护 常见问题
Copyright 1991-2013 联合国际医院协作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10932号
电话:010-80877099